您当前的位置:校园生活网 > 创业动态 >

快手孵化“鸭蛋”背后,是短视频的“转基因”时代

2019-08-30 12:00:15  校园生活网  本文已影响   字号:T|T

编者按:本文转自科技新知,作者蚂蚁,创?#34507;?#32463;授权转载。

近日,由快手小剧场板块演化的独立APP追鸭上线。

从应用界面看,由于仅有的少量短剧内容均来自快手端,追鸭的界面出奇地简单:除首页大图推荐与热搜榜单外,应用对现有的短剧内容仅做了简单分类,像图书馆在门口贴了几张大幅海报,剩余就是些整齐书架。

此外,APP流量也处于萌芽状态,在首页热度榜排名第一名的《灰姑娘》,在快手端播放高达971.6万,而在追鸭端播放仅为2863次,评论数只有寥寥的10个。而目前的存量短剧均来自快手端,这意味着,与其?#30340;?#21069;的追鸭是独立的短剧APP,不如说它仍是快手小剧场的“备忘录?#34180;?/p>

今年,快手“高产”不断:7月份先掏出对标?#25945;?#30340;“欢脱?#20445;?#21518;更名“喜翻?#20445;?#21448;推出笑番视频,搞笑短视频的形式与内容均与快手自身高度重叠;此次放任小剧场社区“独立?#20445;?#36825;颗新孵化的“鸭蛋?#22791;?#20687;“笑番”的姊妹篇,是快手子业务的“分拆上?#23567;薄?/p>

1、短剧“独立”史

追鸭的起源,是快手于4月10日推出的“快手小剧场?#34180;?#32780;若向上追溯,则可以回到报纸?#21448;?#21344;据主流的纸媒时代。

上世纪,以?#29420;?#22827;子》为代表的四格漫画曾风?#19968;?#20154;世界。受制于内容量,四格漫画严谨遵循“前三格铺垫,尾格抖包袱”的模式,并逐渐为读者所接受。

到网络视频时代,以更短的内容?#30475;?#36882;更多的信息量开始成为传播新需求,传统的四格漫画便衍生出泡面番和网络短剧。之所以?#23567;?#27873;面”前?#28023;?#26159;指作品的?#32972;?#21313;分短暂,泡一碗泡面的时间就看完了。

2012—2013年,搜狐与优酷凭借作品《屌丝男士》与《万万没想?#20581;罰?#20004;度引爆了网络短剧市场。但在当时的环境下,网络短剧的盈利模式极不稳定,大多内容缺少回报,只有少数作品通过广告与电商引流维持运营,而头部IP只有登录院线才能完成大规模的变现。

因此,在短剧试水成功后,两部作品的主创:叫兽易小星与大鹏?#36861;?#36716;型电影制作。此后数年,网络短剧失去领军人,一度陷入沉寂。

直到2018年,短视频赛道的迅速崛起,才让网络短剧再度复活。爱奇艺首次推出针对移动端的竖屏短喜剧《生活对?#34433;?#25163;了》,上线当天热度就跃升至爱奇艺剧集榜第四位。作品最终收获豆瓣7.0的评分,累计播放超过2.7亿人次。

短剧的潜力渐渐浮现,优酷、腾讯视频、抖音、快手等?#25945;?#30456;继对短剧赛道进行跟进,蓝海迅速转红。

从供给端看,网络短剧的供应商相?#32972;?#36275;:一方面,部分长视频公司受制于新开项目缺乏,更愿意切入短剧赛道,以低成本弥补观众的“空窗期?#34180;?#21478;一方面,主要?#25945;?#30340;短剧质量门槛均不高,一些活跃用户对参与短剧制作兴趣颇高。

对于经营非互动表演类内容为主的KOL而言,拍摄带有剧情的网络短剧,不仅成本低廉,而且是打造人设,提高粉丝粘性的良?#27809;?#36935;。有美食KOL直接玩起“前半段短剧,后半段做菜”的内容模式,并取得一定成功。

从快手?#25945;?#30475;,自从宿华、程一笑发布“3亿日活内部信”以来,被宿华斥为“肌肉无力,?#20174;?#21464;慢,组织松散,态度佛系”的快手随即转换为“高产?#39047;?#29482;”的战斗模?#20581;?/p>

2018年,快手先后孵化了8款APP,投资了包括A站在内的十几家公司,包括精于线下音乐节的比达传媒,专注于视频AI技术的周同科技,做电商营销的魔筷APP和做移动软件的泛阿网络。目的十分清晰:寻找市面上各种技术与内容的优势产品,用于服务快手主业务的生态。

针对短视频主战场,快手先后孵化多个产品,在2018年孵化的几支短视频APP?#26657;?#38500;Kwai以外,四支短视频产品分别对应资讯获取、技能学习、K歌以及移动端剪辑?#28909;?#36947;。这显然是对快手主业务的外延与补充。

而这一次,急于弯道超车的快手,选择了网络短剧。

2、短视频2.0时代

自快手崛起以来,短视频对长视频形成明显的虹吸效应。尤其一快一抖对视频后期剪辑门槛做了亲民化的处理,使视频创作真正进入全民化时代。“非技术青年”们得以绕开复杂的“PR?#34180;ⅰ癆E?#20445;?#20174;而用手机便能处理一份像模像样的短视频。

反过来,他们又成为短视频最忠实的拥簇。他们既是生产者,也是消费者,为短视频锻造出一个小型闭环。

市场正经历变革,同新闻资讯市场的纸媒向网媒低头一样,传统长视频仅守住了深度内容,其余市场均在短视频的冲击下七零八落。

在12年左右,国内的游?#20998;?#25773;还热衷于录制30到60分钟的完整复盘,到15年之后,大多数人都在剪辑?#32972;?#19981;超过一分钟的精?#22987;?#38182;,其它传?#31243;?#32946;视频亦如是。竞技体育最核心的“蟹黄”被挖掘拾取,“蟹肉”连同“蟹壳”一同?#27426;?#20837;网络时代的遗忘角。

这是信息量暴增的变革时代,短视频从用户群体、制作群体、内容丰富性以?#25353;?#25773;速度等领域全面超车。

在这里,大?#20811;?#25104;的、缺乏有效创意的作品混杂在内容生态?#26657;?#23427;们?#25512;?#23427;内容一道,被用户迅速地获取,淘汰,获取,淘汰……如果本身不具备极其出众的“卖点?#20445;?#20869;容?#22270;?#26131;被淘汰出局。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的?#24405;?#26102;有发生,这让卖点在内容生产?#21483;?#30446;中的权重时而大过内容。

审美疲劳的因子正?#26412;?#31215;累。一位来自四五线小城的学生党愤怒吐槽:“自从抖音火了,楼下整天都在循环播放。那几?#19994;?#30340;播放器像是内存不够,每天只放一首歌,上次循环了一整天《隔壁的泰?#20581;罰?#20170;天又变成《卡路里》了。我一上午只写了两道题,只想下楼去?#19994;輟!?/p>

这正是短视频的典型弊端,数目庞大的内容生产者多以“玩票”为主,他们对热门歌舞等题材的狂热追逐,使整个短视频?#25945;?#21576;现?#29616;?#30340;内容同质化。

这种UGC?#25945;?#25193;张后几乎不可避免的积弊开始蔓延到头部KOL身上:papi酱、刘二豆、手工耿各自依仗创意优势走红后,在全网形成了铺天盖地的跟风潮。当人均生着一副毒舌的“papi酱们”浩?#39057;?#33633;开赴市场时,papi酱本尊的热?#26085;?#22312;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走衰。

像海啸前的巨浪预警那样,短视频平静的外表下,存在崩溃的风险。

?#25945;?#21644;头部玩家需要一道清晰的警戒线。它需要一定的技术门槛,以隔绝大多数的玩票人士;它需要打造人设的能力,让KOL不被内容同质化的大?#26412;?#36208;;它需要更高的?#32972;?#20197;承载尽可能多的内容量,去抵消短视频“食之无味”的单薄?#26657;?#26368;重要是,它应该为短视频提供全新模式,让用户的审美疲劳至少迟一些到来。

短视频人?#27427;?#30001;相信,?#28784;教?#33021;够推迟用户对题材审美疲劳的频?#21097;?#37027;?#20174;?#26377;海量生产方的短视频业就能自发产出更具新意的内容,填补新一轮空缺。

天时地利已经齐备,短剧的爆发期呼之欲出。

3、短视频与“转基因”

翻遍追鸭,最明显的印象是,PGC与UGC两种模式的内容质量差距被毫无保留地展露出来。

不同于传统快手的“镜头怼?#22330;?#21644;“一?#26723;降住?#27169;式,追鸭的短剧普遍注重拍摄效果。即便是一个普通夫妻吵架情节的短剧,其开场也是一组由环境到人物的摇镜头,其背后无疑是作者对成?#20998;?#37327;的考量。

而由专业影视团?#21448;?#20316;的短剧,质量就更有保证。追鸭上有一部移植于快手的喜剧短剧《新?#30528;?#23376;传奇》,制作方由国内著名喜剧编剧束焕牵头。该剧第一集便在短短30秒的时间内使用了九组分镜,前八组均为女性化的穿衣、梳头、打扮等行为的叙述,最后一组才抖出包袱:梳妆打扮的人缓缓转身,竟是身穿女装的岳云鹏。

由于质量出色,《新?#30528;?#23376;传奇》第一季总播放量已破1.8亿次,单集评论?#40644;?#19975;次。

此外,短剧所呈现的信息量,也是传统短视频所不能?#21462;?#20027;流的短视频内容多在两个角度求新求异,一个是画面内容,以新奇的衣食住行等事物为主;一个是观点内容,代表作品就是以papi酱为代表的吐槽作品。

而到了短剧阶段,在画面与观点的传达之外,属于故事的起承转合开始成为创作者关注的焦点。

在短剧《被困天台?#20998;校?#20316;者用“日记体”虚构出一段晾衣过程中被困在天台上无法脱离的剧情,并由?#25628;?#29983;出堪比电影的情节走势,这显然超出了传统短视频所能提供的信息量。同时,作者有意在前后剧情中设置一定的承接环节,给人一种追连续剧的急切?#26657;?#36825;又保证了部分用户的粘性。在追鸭APP上,《被困天台》被放在banner推荐位。

此外,追鸭取消了此前快手小剧场的订阅剧集模式,转而引导用户关注创作者,这无疑对提升作者积极性有着正面效果。在PGC模式的推进下,专业作品占据了绝大多数?#25945;?#30340;流量与推荐?#35797;礎?#19968;旦更多专注影视制作的公司确认了短剧市场的巨大潜力,网络短剧市场将展示更加惊人的爆发力。

4、短剧蛋糕的切与分

作为长网剧的浓缩版,短视频的“转基因版?#20445;?#30701;剧继承了高用户粘性与节奏明快的优势,前途不?#19978;?#37327;。而目前短剧缺少的,是盈利方?#20581;?/p>

第一代网剧《万万没想?#20581;分校?#20316;者使用片尾自制广告的方式获取收入,而最终还是转投利润更加丰厚的大电影市场。此后的历代网剧,或多或少都面临收入不佳的困扰。

今年5月,爱奇艺拿出一份《剧情短视频?#26007;?#20998;账合作说明》,根据?#30431;?#26126;,4-10分钟有剧情在30集以上的竖屏短剧将有机会享受爱奇艺方面最高七三开的分成政策,内容生产方拿七成,爱奇艺?#33804;?#25104;。

目前,网络短剧整体处于发展期,优爱腾快抖等网剧大户?#24418;?#22312;行业中分出先后。而一旦入驻的专业影视团队将蛋糕做大,网络短剧极有可能引入长网剧的会?#22791;斗?#21046;,这涉及到用户对网络短剧的?#26007;严?#24815;,这将是另一个漫长的故事。

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?#34507;?#21457;表,版权归原作者所?#23567;?#25991;章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创?#34507;?#31435;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如有任?#25105;晌剩?#35831;联系[email protected]
    本文二维码:
    本文链接: 复?#39057;?#22336;

    图说天下

    海底捞鱼电子